Nam 與夥伴們的設計探險


本篇專欄是圖形設計師 Nam Huynh︎︎︎INTL International︎︎︎研討會分享的逐字稿,由 Nam 授權刊登,並由 TPadd assoc. 翻譯為中文。 

大家好,我叫 Nam Huynh,我的家鄉在越南,目前住在德國斯圖加特。這是我第一次公開發表,我想和各位分享幾件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的作品,以及它們透過與許多傑出的團隊夥伴們合作誕生的精彩過程。

在我畢業前夕,教授 Uli Cluss︎︎︎問我想在哪種領域活用專長。我沒辦法回答他,因為我沒有特定的答案。我的靈感可以無處不在:製作海報、設計字體、3D、動畫、網站、或發想概念。只要是陌生、新鮮的事,我就想參與其中,也想不斷嘗試創造從沒看過的作品。

不過對我來說,新意並不是天天發生,我相信自己必須處在特定的心境才能創造新事物。我不一定需要具備高度的才華或才能,但勢必得持續練習,試著每天讓自己感到驚艷,「突破既有風格」會是其中一種有效的方法。想要掌握一種風格已經夠難了,但在成功駕馭它之後,創作者仍應該繼續思考什麼時候該取捨或加以創新。當我們減少設計中一貫的特色或舊有的表現手法,就能給設計更大的發展空間,也能以更開放的心態與其他人合作。

ODAS︎︎︎是位於德國的專案共享空間,人們可以在這裡交流,迸發新的創意。他們為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、設計師、舞者和演員提供發表的平臺。當我發現這個地方,就馬上邀請我的好友 Mark Bohle︎︎︎加入,並在這裡為客戶開發一項海報設計專案,這是一次實踐我們的設計研究的案例。我和 Mark 希望將品牌的推廣效率保持在低水平,因此製作了四種字體,而不僅使用一種標準字體 (多數設計案都會這麼做)。我們不想將字體當作純然的識別工具,而是希望能好好享受創作過程、設計出有趣的「玩具」。

由於這個專案的目標是設計一系列活動海報,我們就將第一張作品命名為「A1︎︎︎」,A 是第一個英文字母,1 則是第一個數字。不過諷刺的是,最後這張海報被印在 A0 上。我們試圖遊走在 2D 平面和 3D 透視之間,之後的每張海報,我們都會創建一組新的圖形,拼貼出意象和作品。我們兩人沒有堅持特定理念或手法,而是不斷觀察、評估對方所創造的內容,並作出對應的回饋。


現在回頭看這些海報,我將它們視為我和 Mark 的對話紀錄。Mark 的產出經常給我很大的啟發,直到今天有些細節我還是看不懂,但這完全不是問題,Mark 從來不需要說服我去喜歡他所做的一切,我只需要知道他對自己的作品充滿信心,他也是這樣面對我的設計。在我感到某個方向特別有潛力時,他會完全信賴我並讓我自由發揮,因為對我們來說重要的不是建立一個舒適的框架,而是透過不斷撞擊找到新的創作路徑。

這張海報可以很好地展現我們的興趣領域,你可以看到我們對手機外型的詮釋,以及懸掛在嬰兒床上方的玩具雕塑。放在地上你只會看到平面圖像,但將海報吊掛在空中並且讓它旋轉,就產生佔據三維空間的作用。這就是我們嘗試新點子的成果,我和 Mark 時常會用不同的角度來討論這類概念和視覺實驗。


同年年底, ODAS 想舉辦年度回顧活動,請我們負責設計宣傳活動的摺頁︎︎︎,我設計了一組流動的字體,像是將牛奶倒入咖啡、黑白旋轉相溶所呈現出的動態;我更進一步順著字體的 Z 軸來提升 X 軸的高度,讓字體變得有點像獵奇的外星雞骨頭,這其實有點恐怖⋯⋯。所以 Mark 接手剩下的畫面安排時,他在摺頁另一面加入可愛的插畫,讓整體平衡許多。

接著我想分享一個我非常珍視的小專案。九月時,Mark 在馬略卡島的帕爾馬舉辦他的展覽 Speculative Grammar (文法的思辨),我很榮幸受邀設計他的開幕宣傳海報。上次見到 Mark 是在去年年初歐洲開始封鎖之前,當時我們已經快三年沒見。我很高興終於在巴塞隆那與他重逢,我們滔滔不絕地聊著當地文化特色 (尤其是美食的部分),也在街道上散步感受城市的氛圍。這張海報中,我嘗試視覺化我對他置身於巴薩隆那的印象,以及他受其影響而產生的變化。


2019 年夏天,慕尼黑 Brandhorst 美術館準備以 Forever Young︎︎︎為題慶祝開幕 10 週年,Tilman Schlevogt 和 Parat.cc︎︎︎ 的 Jonas Beuchert 邀請我組成執行團隊。Brandhorst 有歐洲最成熟的當代藝術機構之一的美譽,但和其它歷史悠久的美術館相比,Brandhorst 顯得非常年輕,所以我們覺得 Forever Young 這個名字取得很好。

Forever Young 是個龐大的設計案,我們知道它將在全城甚至全國露出,但我們不想做出像蓋章一樣單調重複的識別。我們首先把 FOREVER 和 YOUNG 兩字分開,有時只露出一個字、有時露出另一個;接著我們設計多種字體,讓人們可以不以相同的文字閱讀活動內容,嘗試擴大藝術性可介入的範疇,或增或減地調整識別功能。我們的目標是透過多樣化的視覺表現引起好奇與關注,相信人們會因為這個活動看起來不這麼像個機構、有更多的人性和多樣性而產生好感。

Brandhorst 完全支持我們的想法,他們接受並投入這份打破常規的提案,這讓最終結果非常接近我們的理想,這是讓人感激的驚喜。策展人 Patrizia Dander 重新排列了 Cosima von Bonin 的「Smoke」並將它放在我們設計的字體旁邊,為兩件作品都增添了新的感覺。我們創造了非常多的字體,隨著時間推移,視覺也不斷在變化,讓這個長達全年度的活動維持令人期待的新鮮感。


最後我想和各位分享我的影像作品。我很重視建物入口的光投影,在整體規劃完成後,為了得到最好的效果,我們有時不得不賄賂附近居民,以便我們可以從他們的陽臺架設投影機。這種即興發揮其實不是什麼新鮮事,因為我很喜歡光投影,對這種形式有一套自己的理解。投影可以非常巨大、幾乎可以出現在任何表面,並做成動畫甚至進行控制。最重要的是,它發生在實際的空間,如果一切做得恰到好處,人們不僅僅會注意,還會被它震懾。

首先是位於德國漢堡的 MS Dockville︎︎︎音樂節,參與藝術家和表演者來自世界各地。我朋友邀請了 Fabian Friedrich、Mark Bohle、Christian Nicolaus、Bewegtbild 一起合作,就在後台的工作空間。我負責規劃每日表演陣容的排版,讓觀眾可以看到有哪些樂團將要演出。

我們幾個老早就是好朋友了,所以很像在打造一個特殊的設計夏令營;每天被密集的會議和派對填滿,一手拿著工作證暢行無阻,這變成我每年最期待的活動。我們會將所有人的作品組合成一場圖像煙火,這個形式成為 MS Dockville 的傳統,不僅我們非常珍惜,工作人員和觀眾也都很期待。

Heilbronn in Motion︎︎︎ 由我和 Studio Tillack Knöll、 Schmutz & Partner、Joos Keller 合作完成。我們在德國聯邦園藝展 (Bundesgartenschau 2019) 為海爾布隆市 (Heilbronn) 打造一座展館,並規劃展場中的所有媒體內容。

Forum Heilbronn from MOHA Video︎︎︎ on Vimeo.

這次的目標是突破影像既定的播放形式,將其轉化成新的體驗。我們架設裝有攝影機的鞦韆 (共有 20 組),所有錄製的畫面將組合在一起形成一幅巨大圖像,根據觀者的位置而產生不同體驗。最佳的參觀時間是晚上,展場天花板以鏡面包覆,我們將多的投影機放在地板,日落後,你會看到四處都是動畫,在面前、腳下、還有頭頂。

因為展館是半開放的,經過的行人可以看到裡面發生了什麼,當然展場的觀眾也可以看到外頭。這讓展場不會被看作是封閉的街區,更像一個通道、一個讓人想駐足逗留的地方。

以上就是今天想和各位分享的所有作品,大部分是在疫情爆發前完成的。去年我只設計了一張海報,我因為沒有像以前那樣在社群媒體上頻繁發文而感到難過,甚至感覺產出效率變低而因此自責。但在沈澱一段時間後,我發現如果現在不能做我過去常做的,也許正是時候開始做一些新的事情。

我相信現在學習編碼設計還不算晚,這一整年也在進行一項大型專案,或許有機會在 11 月發表。我也與 Sebastian König 展開合作,Warriors Studio 也參與其中。投入新的計畫幫助我保持樂觀,並將疫情造成的空洞看作是重新準備好迎接未來的機會。希望我的分享能夠鼓勵大家充分利用這段時間,即使疫情真是爛透了!花點時間再次調整、塑造自己,保持在具有創造力的狀態。希望我們再次見面時,彼此都已成為更好的自己。

TPadd assoc. 專訪: Nam Huynh 非常規方向

Published on April 1, 2021. Last Updated on July 16 2022.


Mark
Mark
Feedback  Members’ Room
Copyright © 2022 臺北設計與藝術指導協會 保留一切權利。網站設計與開發 Yaode JN︎︎︎。站點運行於 Cargo︎︎︎
Mark
Mark